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难忘的平地连 作者:戴天英  

2017-03-02 08:2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平地连

戴天英

1970年9月,我同一起应招的同批辽沈知青来到了红格勒军马场。在新兵连期间我被借调到场文艺宣传队工作。到宣传队后,在老队员的帮助下,很快地进入了角色。在那段时间里我们曾代表军马局去牧区巡回演出,后来又由黄干事带队去大同参加了后字二0二部队组织的文艺会演。在此次会演结束回到了场部重返班组,投入到了即将竣工的水利大会战。

难忘的平地连             作者:戴天英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在水利大会战庆功会上我教大家唱歌(记得是一首当时的新歌“两个决议指航程”,是在大同会演时学会的)时,引起了部分基层领导的注意,作为文艺骨干,被三连副指导员王文彩点名而被分配到了三连。

在军马场期间,我有过梦幻理想的感动,也有过理想破灭的悲伤,更有许许多多战友间相互帮助的真诚让我难忘,但最让我难以忘记的还是在饲草基地平地连渡过的那段美好而暂短的时光。

1972年春季,为了早日达到农田自然灌溉和农机作业的平整标准,场部决定在三连的饲草基地组建农田基建连(也叫平地连),吴金年任连长。平地连筹建期间,我去三连连部,曾见到了吴金年(当时没人给我们俩引见,我们俩只是互闻其名,并不相识)。当时连部的几个人,正在交谈平地连建连后平整土地及相关的一些事情。当谈到需要采购一批扁担和土篮子时,我就插嘴说了一句,“挑土应该准备些垫肩和草帽,要想劳动效率高,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也应该有”。说完我就走了。我从连部办公室出来后,吴连长问,这个人是谁?当时三连的领导告诉他,这个人是戴天英。

在三连,由于我心直口快,也爱开玩笑,有的领导对我看法不是太好,总是持有一种偏见的态度对待我。记得军马局文艺宣传队点名要我,也是因为领导印象不好没有去上。在那个年代,一旦在领导的眼里失去了信任,有了不好的印象,机遇就很难遇到。由于那次机遇的失去,令我心灰意冷,总觉得前途迷茫,不知光明的前途在何方。

我在三连连部插了一杠子离开后,在场的人有的人认为我是在说怪话,也有的人是认为我在给领导出难题。吴连长听了我插嘴提出的建议后说,“他提的建议我感觉还是合理的,挑担垫肩和草帽应该买”。过了没几天,这两样劳动防护用品都买来了。那天正赶上往三连送这些东西,吴连长也来了,碰面时他和我说,“你提的建议我们采纳了,这两样东西都买回来了,怎么样?”我伸出拇指说,“好,就凭吴连长把这两样东西解决了,我保证卖力气干”。

我的一句怪话引起了领导的重视,客观实际地解决了全连战友们野外劳动应该配备的劳动防护用品,我感觉吴连长是个体贴下级的好领导,这个原来不曾相识的领导让我产生了好感。

经过一番筹备后,平地连于1972年5月正式宣布成立。连部设在饲草基地。建连后的第一天吃过晚饭后,吴连长找我说,“咱俩出去走走好吗?”吴连长的盛情让我无法不从,我们在春风的吹拂中,漫步前行。吴连长对我说,“今晚我是以朋友间的信任和你交心,今后在工作中,我是连长,你是战士,在业余时间咱们俩就是朋友,希望你没什么事时,饭后业余时间能常来我这坐坐,多交流交流,你看如何?”他又接着说,“我了解了很多人,他们对你的评价还是不错的,你群众基础好,工作和处事方法和别人不一样,但你主观上并没有恶意,有的事情的结果也往往好于别人,你活泼开朗是优点,但有时方法上不太讲究也难以令人接受或看不惯,我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人的性格的反映,属于正常,这也是你的一个长处和优点,但有些事也要注意场合和对象,尤其是开玩笑不注意场合,不注意对象就容易被人误解而产生距离,是不是应该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加以注意呢?”吴连长的一席话,肯定了我的长处和优点,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的毛病和不足之处。让我服在嘴上也服在心里。吴连长接着又对我说,“我以连长和朋友的身份希望你今后能力争上游,不能甘居中游,更不能在下游”。他还问我,是团员吗?我说不是。他接着又说,“我不管你以前写没写过入团申请书,回去以后马上写一份交给团组织,争取早日入团。入团不是目的,更要争取入党,要像一名党员一样,积极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这是我对你的要求,也是我作为朋友对你的希望”。我们谈了很多,我也说出了很多心里话,既拉近了感情上的距离,也增添了我上进努力干好今后工作的决心和勇气。

和吴连长交谈之后我回到了宿舍,夜深人静,我久久不能入眠,我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在我的心目中,吴连长是一位好连长,更是一位好兄长,我暗下决心,决心在这个新的连队中能有个新的起点,好好干一场,绝不能让吴连长失望。

第二天,平地连平地的战役打响了,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挖土方,战友们的热情都很高,我虽然昨天晚上没睡好觉,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干劲和情绪。不甘落后争上游就是我的目标。这一天的土方量我完成的最多,名列全连第一。第二天还登上了“红场简讯”,受到了表扬。我努力的工作表现,领导的鼓励,战友们的认可让我深受鼓舞,在平地连,在农田基本建设的会战中我重新迈出了新的一步。

过了几天,连里成立了爆破组,我知道后就去连里找吴连长,要求加入爆破组。吴连长说,这是一项很危险的工作,不仅需要胆大、心细,还要有一定的自律和自控能力。我说,正因为有危险,我才要求加入,请相信我,一定能完成好这项任务。在我的坚持下,吴连长同意了我的申请,并嘱咐我一定要注意安全,严格执行操作规程和相关要求。我都一一记在心中。

我们爆破组,每天的所重复的就是打眼、装炸药、安放雷管、放炮等连续的作业,通过爆破把较大的硬土包炸松,为土方施工创造条件,把高处的土填到低洼和深坑。开始我们在每个炮眼中只放入少量炸药,根据实际逐渐增加和调整药量,放炮时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在爆破危险区域内做好人员疏散和安全监护工作。我们边干边总结经验,加快了放炮的速度。为了加快放炮速度以减轻土方施工的强度,我发现用火柴与导火索平行划点的方法比先划火柴后点导火索的方法快近二倍以上。有一次,我装了十多炮后连续依次点燃了导火索,形成了连续爆破的作业面。虽然提高了爆破速度,加快了土方平整,但吴连长还是毫不客气地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谁让你一次性地放了这么多炮的?”“你不知道这样做危险吗?”“我要的是安全第一,不是数量……。”吴连长的批评虽然严厉,但我心里感觉是热乎的。吴连长时时刻刻想的是安全,想的是战友们的安危。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在,向连长保证,以后绝不再逞强好胜,绝不再犯类似的错误。一定做到安全第一,请领导放心。

经过一段的紧张施工,我们爆破任务圆满完成。爆破组的人员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班组。继续着以平整土地为主的土方施工。使大片农田达到了水浇灌溉、机械化作业的平整标准。经过平地连的这一段工作,在吴连长的关怀帮助下,我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一年,我入了团,我的工作也得到了连领导的充分认可。

十月份,平地打草会战结束后,我们各自回到了原来的连队。短短的相处只有不到一年的时光,但却留下了美好难忘的记忆和长久永存的友谊。

我是一个既活泼开朗的人,也是个乐于帮助别人的人。战友们有什么事找到了我,我都会热情相助。连里的每对青年结婚时,我都主动地忙前忙后的张罗,从筹划到主持婚礼都少不了我,为了新婚战友婚后能正常生活,我还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帮助战友打饭桌、小木凳、面板、菜板、书架等生活用具。业余时间也经常给战友们理发,还给不少战友做过当时沈阳流行的新式港裤,当然是战友们自己备好布料和做裤子所需的材料并想办法从有缝纫机的家属那里事先借好,剩下的裁剪、缝制都是我的事了。总之,我在不少战友中是一个多才、多艺的能工巧匠,也是个富有热心的人。

回想起在马场的短暂岁月,我结识了那么多有情有义的好战友,这些战友都是极富才华的精英,每当我和别人谈起马场时的人和事时,我都是很有底气又很自豪地滔滔不绝。的确,这是我在马场几年经历中所收获的最大财富,让我终生难忘。

难忘的平地连             作者:戴天英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1974年初冬,马场移交地方工作刚开始,我就调回了沈阳,在总后3301工厂工作,因为有了在马场时的锻炼和基础,我在这里工作比较适应,一直到退休。

 现在的退休生活也很充实,我参加了一个沈阳很有知名度的民族乐团,我是团里的二胡演奏员,经常排练和演出,生活得很开心、快乐。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红格勒军马场也已远离我们而成为历史,许多经历也在记忆中淡忘,但那片草原却常常让我魂牵梦思,忘不了的永远是那难以割舍战友情,那些曾经给予我帮助和关心过我的人,我怎么也不能忘记,我的好领导吴金年。多年失去联系,不知您身在何方?您当年的战士戴天英衷心地祝福您晚年幸福、吉祥快乐、健康长寿。祝愿红格勒军马场所有战友们都健康快乐,开心过好每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