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红场文集】—— 无言的战友 作者:李向文  

2017-02-06 19:5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言的战友

李向文

         雪对于每一个北方人都不陌生,而且不同时间地点和场景,对雪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和心情。但我遗憾的是,从孩提时代至今不知经历了多少场雪,竟然对雪未曾留意甚至熟视无睹。如今半辈子过去了,才日渐感悟这雪是多么洁白无瑕,纯净可爱,蕴含着人间大美。于是,每逢下雪,我几乎就成了天真烂漫的孩子,时而忘情地在雪地中徜徉,时而醉卧雪地沉思默想,在皚皚白雪中乐而忘返。

         说到雪,不禁让我想起在内蒙草原时一次雪中的经历,还有那无言的战友......。

         那年冬天,我去阿巴嘎旗给军马局发送一份邮件,早上出发时,天空飘起雪花,很快大地白茫茫一片,成了一望无垠的白色世界。我的坐骑“青鬃”迈着强健有力的步子,踏着层层雪浪前行,远处的羊群如不移动,很难与雪地区分,马群则犹如大海上游动的船舶。在这茫茫的雪海里,我单人独骑显得是那样孤单渺小。

         往昔夏日里明镜般的查干诺尔湖,已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只有湖边的芦苇在风雪中摇曵,发出唰唰的响声。几十公里的路程,中午时分就到了,办完邮寄手续,我赶紧在一家小餐馆填饱肚子,准备天黑前赶回场部。

         我牵着“青鬃”走在街上,当时的阿旗,是个很小的镇子。清一色的土平房,看上去是那么的原始落后,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全长不到一公里,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店铺。可能是寒冷和下雪的原因,整个小镇是那样的宁静和冷清,偶尔碰上一两个路人,也是行色匆匆。我看到这般景像,不由想到这个小镇还不如内地一个生产队。下乡时东北农村条件虽然艰苦,但每家每户的住房却比这里好的多。土墙或秫秸围起的院子整整齐齐,每家的大门前都有一大垛柴草,冬天气温再低,只要进了屋里就热气扑脸。每当下雪,成群的孩子欢快地在雪中嬉戏,到处都能感受到一种热闹红火的生活气息。可眼下这空荡荡的街道却令我感到索然无趣,只想尽快返回场里。

         风一阵紧似一阵,雪也越下越大。我裹紧皮大衣,压低帽沿,催动“青鬃”一路小跑,虽觉身上比较暖和,可两脚却冻的生疼,只好不时下马走走,活动一下冻麻的手脚。走出小镇,空旷的原野上风更大了,飞舞的雪片和雪粒刮得我睜不开眼、喘不过气。凛烈的寒风卷起地面的积雪抛到空中,打着旋儿又落到地上,这就是草原冬天可怕的“白毛风”,直刮得天昏地暗。好在这段路我还熟悉,抄近路穿过沙窝子可少走十几公里的路程,我心里盘算着,不由自主地把繮绳向右一扽,“青鬃”就下了大路。

         可能是马儿奔家,不用扬鞭自奋蹄。风雪中“青鬃”四蹄腾空一路飞奔,我的心也早已回到营房,想像着和战友们围坐在炉火边谈笑风生的惬意------突然,“青鬃”一脚踏空,我猝不及防,一下子从马背上栽了下去,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隐约感觉有股热气吹着我的脸,我强忍头痛微微睜开眼,看到四周都是白色的墙,想伸手去摸,却抬不起胳膊。我努力回忆着刚才的情景,一时什么也想不起来,这时我感到皮大衣象被什么东西扯动,脸上又有一股热气吹来,头脑慢慢清醒。我怎么躺在这儿,这是什么地方?------渐渐地我想起来了,沙窝子!我是在沙坑里!一定是“青鬃”“马失前蹄”把我摔下来掉进这里。

         我忍着浑身疼痛,用力活动四肢,想站起来,可两腿冻僵,怎么也不听使唤。我挣扎着坐起身子,用力睜开眼,模模糊糊地看见“青鬃”就站在我的身旁,浑身湿漉漉的,肚子下边挂着不少冰条。它发现我动了,就低下头用嘴拱我的脸,好像在向我道歉,看到这个情景,我不顾一切地站起来,一把抱住“青鬃”的头,用手抚摸着它。这时它猛地向上一蹿,跃上坑沿,昂头一声长嘶,像是在为我醒来而高兴,我顿时明白了,原来“青鬃”一直在守护着并设法唤醒了我。

         清醒之后我意识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继续赶路。于是脱掉皮大衣扔出坑外,奋力向坑沿上方爬去,可每次都因四肢无力而滑落,往日里这不到两米高的障碍一纵身就可上去,今天却因伤痛力不从心,手已摸到坑沿却因无处着力怎么也上不去。此时的“青鬃”焦急地在原地转圈,不停地用前蹄刨地,我明白,它是在给我加油。接连三四次,我都是摸到坑边又滑进了坑底。我想,要是有根绳子就好了,可此时此地去哪找呢?“青鬃”在上边不停地点着头,“咴咴”的叫着,我眼前一亮,有了,马繮绳!我站直身子,用力吹了声口哨,“青鬃”像是接到命令,立刻顺着坑壁滑了下来。我拍了拍它的头,解开嚼绳与繮绳系在一起,长度足够了!我紧抓繮绳,用力地拍了一下“青鬃”的屁股,“伙计,这次就看你的了”!“青鬃”又一次腾空而起,向坑沿蹿去,前蹄撘住坑沿,后蹄一阵猛蹬,终于上去了,却也累得浑身发抖。我顾不上多想,抓紧繮绳竭尽全力,“青鬃”也用力后退着向上拽,在它的帮助下,我终于爬出沙坑,脱离险境。

         稍做休息,我捡起皮大衣准备穿上,却发现袖子和前襟扯了很多口子,一个袖子只剩下半截。我穿上皮大衣,整理好鞍具,勒紧马肚带,准备出发。回头看了一眼这可恶的沙坑------好长的一溜雪沟,再看看脚下,不规则的坑沿布满了凌乱的马蹄印,那是刚刚踩出来的。我一切都明白了,所有这些都是“青鬃”在我昏迷时设法救助我而形成的!我这个不轻易落泪的人,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我能想像出,因为积雪掩盖了沙坑的深度,影响了“青鬃”的判断,才导致连人带马跌落沙坑。当我摔下之后,是“青鬃” 用嘴咬住衣袖,把我从深埋的雪下拉了起来。那深深的雪沟和凌乱的蹄印表明它一定花了很长时间、费了不少力气。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一股股热气是它在一次次温暖和呼唤着我醒来。我再次抱住“青鬃”的头,用脸贴着它的脸,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仅有的两块水果糖,塞进它的嘴里,表达对这一无言战友的感激。“青鬃”也“咴咴”地打着响鼻,显得十分高兴。

         事情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这段难忘的经历每每想起,心中便涌起浓浓的暖意,至今记忆犹新。每当我在影视节目或在现实中见到马,就会想起我的“青鬃”。回内地工作后,从战友的来信中得知,自我走后,“青鬃”时常在我住过的营房前徘徊、嘶鸣。大家都明白,这是“青鬃”在思念和找寻它的主人。我不由想起,在我返回内地前夜,“青鬃”好像预感到我要离开,在营房外站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它又追逐送我的汽车,跑了好远好远为我送行,我不忍心看它,紧闭双眼,可是它矫健的身影和与我共同经历的一幕幕场景,却始终萦绕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