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众望所归树丰碑一立碑纪实 作者:张桂兰 陶格陶  

2017-02-14 20:5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望所归树丰碑一立碑纪实

  张桂兰    陶格陶

“中国人民解放军红格勒军马场原址”这块碑,在这块土地上,己屹立了十一个年头了,这些年,我和陶格陶(以下简称老陶)陪各地的战友回去过很多次,每次都有回家的感觉,因为我和老陶相识、相爱、结婚、生女儿,都是在军马场。每次看到战友们站立在碑前读碑文,掏出手帕擦拭石碑、抚摸着石碑一遍一遍轮流拍照时,我俩心里都有说不出的辛慰。

回想起十年前,为满足战友们的心愿,立这块碑所付出的辛苦太值了。   那是在2004年7月下旬,姜明星、张进发、唐福祥、刘慧军、李宝兴、王宝文、孙桂萍、徐颂等八人来锡林浩特,一是与李小兰、王广力、王丽艳、韩凤兴、孙伟、张茂生、贾晓英等三十多名大同的马场战友来锡盟聚会,二是与我和老陶、柳洪森等锡林浩特战友商量,筹划2005年夏季红马场战友在锡林浩特聚会的有关事宜,这是马场交地方后,三十年来,第一大聚会。我和老陶、赵梅、柳洪森夫妇等几位战友,怀着激动的心情,早早到锡林浩特市出入口处迎接,期盼战友们快些到来。当战友们乘坐的大客车停在我们面前时,大家迫不及待地冲下车,含着激动的泪水,与我们拥抱在一起,又蹦又跳。兴奋之时、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大家又相继拍照留念。

晚上在宾馆举行欢迎晚会,大同、沈阳、锡林浩特等地战友共八十余人。大家相互述说着思念之情,并举杯畅饮。高兴之余,有人提出去红马场旧址看一看,这也是大家的渴望已久的愿望。

第二天,柳洪森又租了一辆大客,共两台大客车和一辆私家车。早晨八点多出发,十点左右到了阿巴嘎旗,阿旗的朋友早给大家准备好了奶茶、炒米、手扒肉和沙葱包子。大家吃完饭后,向红马场的方向出发了。七月的草原虽然有了绿色的生机,但由于干旱少雨,汽车走过的沙土路上,还是扬起滚滚沙尘,随风飘去。阿旗到马场的路上有一段是沙窝子,经过此处时,大家纷纷下车,连挖带推才得以通过。阿巴嘎旗到红马场约6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艰难地行驶了近2个多小时才到达。

     那一年,还没有网围栏,汽车可直接开到场部旧址,大家下车一看,马场房屋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砖头瓦砾一片废墟,显得非常荒凉和凄凉。就是想照张像都找不到可以做参照物的背景。大家的心情很是沉痛,心里酸酸的,激动的心情就像被泼了一瓢凉水一样而感到心寒。许多战友相互目视无语,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战友们凭着记忆,在难以辨认的废土堆上,找出了原场办、卫生所、小学校,发电间,食堂、家属宿舍、配种站、服务社、气象站、马一连连部等位置,战友们站在各自曾经工作或生活过的房屋地基处,凝视着、回忆着、议论着。那一刻,大家萌生了一个愿望就是:一定要在这里修建一座石碑,作为马场原址的标志,在2005年战友聚会时能举行一个揭碑仪示,让回访草原来马场原址追梦的战友们能有一个可以留念的标志。

回到锡盟后,经大家讨论后成立了2005年锡盟草原联谊活动筹委会。并决定了在马场原址立碑及联谊活动的有关事宜。立碑所需资金由大家捐赠。筹委会确定了由张市战友牵头,辽沈、内蒙、山西、山东成立分会,石碑的材质、颜色、厚度、长宽,都作了简要说明。碑文由沈阳战友刘慧君撰写,正面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红格勒军马场原址。背面为:本场建于1965年,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202部队。由部分现役军人、转复军人,内部子弟,黑、辽、晋、京、津等地数百名知青组成。主要为我军培育、提供优质骡马及农副产品。于1975年转交地方。(碑文是第二年传过来的)筹委会将最艰巨的任务,立碑的具体施工工作,交给我和老陶同志来完成。我俩义不容辞地接受了任务,明知困难很大,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这是战友们对我俩的信任。当下表示,明年战友聚会前,保证把碑立起来。

2005年5月份,冻土层开始融化了,我和老陶开始筹备立碑的前期准备工作。为了能顺利完成任务,第一件事是必须先解决交通工具的问题,所以我俩先买了一辆“吉利”轿车,然后去了趟阿巴嘎旗,托人向旗政府有关部门联系申请立碑之事,旗政府办公室秘书口头答复说,可以立,因为,阿巴嘎旗史志上有红格勒军马场场址等有关资料的记载。6月中旬,收到刘慧军传过来的碑文后,我和老陶开始选石材,那时,因锡林浩特条件有限,我们跑了几家石料加工厂,石材的品种都不是很多,我们选材的原则是,经济实惠、结实耐用,能经得起风吹雨淋太阳晒。最后选择了黑色大理石,原计划横着立,由于没有横着立的合适石材,只有树着立了。选好石材后开始刻碑文。经过半个多月的奔波,石碑总算刻完了。

但最难的是,一定要在7月28日战友聚会前把它竖起来。怎么才能把石碑和竖碑所需要的各种材料拉到马场原址成了最大的难题,因为我俩雇了几个车,司机一听我们要去的地方都不肯去,一是路不好走,极易误车,二是空车返回,钱少了不划算。最后我俩决定,雇了辆小货,400元钱拉到阿巴嘎旗。早上八点多钟,我们从锡林浩特出发,因修路,怕把石碑颠坏,不敢快走,到阿旗己是十点半了。因听说宋士新和丁淑芬租了房子正在阿旗等待聚会,老陶让我给他们打电话,把竖碑的事告诉他二人,并要求他们也加入竖碑的队伍中,他们很支持这项工作,宋士新很快就过来了。我找到阿旗气象局(我原来的工作单位)的包局长,跟他介绍了竖碑的具体情况,他很支持我们,派出气象局的人工降雨车为我们施工服务。我们简单地吃了点饭,拉上石碑、水泥、砖、沙子和装水的桶、木板、绳子、锹、等工具,通过包局长的关系找施工队队长,又雇了个瓦工(我们雇,没人去),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两辆车、五个人,精神抖擞地向红格勒军马场原址进发了,路坑坑洼洼的,实在不好走,又拉了那么多东西,下午2点多钟,终于到达目的地。老陶先带着我们去了最近的一户牧民家,我们说明来意后,牧民答应借给我们水车拉水。我们拉上牧民用废汽油桶改装的水车,拉了一车水,开始竖碑的施工。

废墟上没有任何参照物,碑该立在哪儿呢?老陶凭着在场部生活工作的记忆,找到了当年场部办公室的位置,那是当年马场的指挥中心,所以,我们决定把碑立在办公室门前。地基很不好挖,全是砖头瓦砾,去时忘带镐头了,只好用铁锹松动一下,用手捡,还要挖的深些,因瓦工师傅说,上面是房屋倒时的砖头瓦块,碑立在上面不牢固,必须挖到下面的土层,再彻砖、填上砖头瓦块灌上混凝土,地基才能结实,大家费了半天劲,挖了大概有80多厘米,好不容易把地基坑挖好,己经是下午4点了。瓦工师傅彻砖,我们按师傅的要求,灌砖块和混凝土,底座垒到三分之一时,把碑植埋在中间并用砖头石块挤住,再灌注混凝土砌牢。碑石植埋后,底座外面还需贴面工序予以完善。但在地基施工时用的水泥和沙子超量,水泥和沙子不够用了。茫茫草原所需的水泥等原材料如果补充?没办法,只好开车碰碰运气。我和老陶开着“吉利”,东张西望地寻找着。几经周折,我们走了几十里地,多处询问无果时,看到了一户正在盖房子牧户,他家可能有,我俩一听喜出望外,祈祷那家不会让我们失望。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垛垛红砖,苫布下还盖着10多袋水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也许是我们的精神感动了上天吧。我俩走进屋里,屋里没有人,我俩相互对视了一下,直奔水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抬两袋装在车上,然后,老陶从兜里掏出40元钱,(那时,一袋水泥的市价是18元)压在水泥袋下,回来的路上,在沙子多的地方又挖了袋沙子。有了原材料,施工继续。底座完成后接下来的是贴面,因为水泥沙浆没干,贴完石板后,再用木板、绳子将碑座固定。这样,我们的小工程就竣工了。

疲惫的我们,简单地吃了点面包,喝了点儿水,等混凝土的强度达到了稳定程度后我们才放心的离开,我们又回到那户牧民家,送还了水车,拿出了来时带来的四瓶酒和一些水果。送给那个牧民以表示谢意。老陶还用蒙语托付他,帮忙看好石碑,别让大牲畜给弄坏,他欣然地答应了。这时天色已晚,临近半夜十一点我们回到了阿巴嘎旗。气象局包局长在旗招待所给我们准备了晚饭,也已上桌近三个小时了。大家又饿又累还有点冷,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后,才相互告别,我们回到锡林浩特己是次日凌晨二点半了。

2017年02月14日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任务完成了,虽然很累,但心里轻松多了。距战友聚会的日子还有一个星期了,我俩不放心,再说固定底座的木板还没拆呢,几天后我俩又去了一趟,拆掉木板,用抹布将碑石擦干净才放心的回来。

2005年7月,战友们聚会,首先举行揭碑仪式(刘慧军主持,许长启致词),战友们看到了这座石碑,心情都很激动,虽然红格勒军马场已成为了历史,但象征马场的纪念碑矗立在了这片我们共同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在这块草原上,我们奉献过青春和热血,它象征着军马精神永存。战友们认真地拜读碑文,并争先恐后地与它合影留念。与2004年大同战友聚会时相比,大家的心情安抚多了,这正是筹委会战友想要的结果。

2016年7月,又有多批红马场战友和马二代来到这里,看到石碑仍然矗立在那里,我们心里很踏实。十一年的气侯变化,十一年的风、霜、雨、雪。没有造成石碑的损坏,与那位牧民兄弟的看护有关。这座众望所归的丰碑,是红马场的标志,我们千里迢迢地到草原追梦、寻根,也是为它而来。这座碑,记述了那一代的年轻人为保国防养军马艰辛创业的辉煌历程,充分体现了一代人勇于奉献的奉献精神。

这座碑,是用战友们的热血和汗水筑成,我们爱护它,保护它,让我们的后人记住它。一直到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