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红场文集】—— 难忘的记忆 作者:马世民  

2017-02-14 14:1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记忆

马世民

【红场文集】—— 难忘的记忆   作者:马世民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站在草原望北京,心中一轮红日升,我爱马场我爱马,马场就是我的家……每当我想起这首歌,就回想起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五年的军马生涯。

我于1968年9月24日由沈阳市下乡到法库县包家屯公社榆树坨大队插队。在农村的几年里,虚心拜贫下中农为师,积极参加春播施肥、夏锄秋收、看地护秋等各项生产劳动,获得社员们的好评。由于大家的信任,推选我当上了饲养员,在老贫农付大爷的言传身教下,我不辞辛苦,起早贪黑,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经过一年时间,将因前饲养员责任心不强,导致羸弱不堪的牲畜,喂养调理得膘肥体壮,获得乡亲们一致赞扬。

1971年初,军马场来招工,我所在的公社共有五个名额,其中三名下乡知青,两名还乡知青。政审体检合格后,我们五人在沈阳与本县其它公社几十名应招知青会合,一路经北京、张家口、集宁,到达草原深处的小镇赛罕塔拉。休息一夜之后,次日乘坐汽车赶往红格勒马场。半路突然刮起“黄毛风”,沙土飞扬,天昏地暗,我心里抱怨,老天爷太不给面子啦,竟用这种方式来迎接我们,以后还不知要吃多少苦头呢!到达马场后,我们被安排到仓库改成的宿舍,从此开始了军马场的工作和生活。

1973年春天,我与王秉仁、王珏、李春彦和几位女战友到饲草基地看麦田。因为麦田比草场先“返青”,所以牛羊马成群结队地往麦田里闯,我们就把当麦田当作阵地,牛羊马看作敌人,千方百计赶它们出去。这些家伙很执拗,刚刚赶走,过一会又回来,让大家很伤脑筋。多次反复后,我们分析原因,研究对策,把它们赶到地势低洼,有水有草的地带,它们就轻易不回来了。

我们住的“马架子”在饲草基地拦河坝附近,那里水草茂盛,栖息着很多野鸭等各种飞禽,用现在的话就是一片湿地。一天,白音河拦河坝落闸,下游河面降低,水里的鱼儿逐渐暴露出来,我们把水搅浑,当鱼因缺氧浮出水面时,就一条一条地抓,脱掉上衣往岸上兜,很快就抓了好多,真正体验到了“浑水”摸鱼的感觉,回去后大家美餐了一顿。

1973年冬天,连队派我们到查干诺尔湖上打鱼,开始时我们觉得可能很好玩,可是到了湖面上一看就傻眼了。湖面一片空旷,寒风刺骨,真的是冰天雪地!我们在捕鱼队长的指导下,先选好地点打一个大冰眼,把网下到湖里,然后按渔网的宽度在冰面每隔3-4米凿出平行的两排冰眼,两三公里后,再打一个大冰眼,用于收网。拉网的绳子以“走杆子”的方式逐个冰眼传递延伸,最后用马拉的绞盘将渔网拖出冰面。湖里的鱼很多,品种主要是鲫鱼、鲤鱼和华子鱼,平常每网上千斤,多的时候可达上万斤。为了抢时间,防止冰眼上冻,每天都要一直忙到半夜。打冰眼时,虽然气温在零下三四十度,但每个人都累得通身是汗,起网时还要浸着冰水叠渔网,很快就冻得浑身发抖。住的地方屋顶晚上能看见星星,睡觉时只好穿秋衣秋裤,盖上厚厚的大棉被,再把所有的衣裤压在上面,头上戴着棉帽子。因渔场没有淡水,吃用的水都是用湖里的冰块融化的。环境的恶劣和工作的艰苦可想而知,但我们既没有退缩也没有抱怨,每天都精神饱满,干劲十足。尤其是吃到自己捕上来,用饭盒煮熟的鱼,还觉得饶有风味,乐在其中。

1975年红格勒军马场交地方,按原定方案,战友们就地安置到锡盟所属各旗县,后经多方交涉,有关方面同意可自行联系调回原籍或其他城市,由于我们原来商调的单位没有办成,后联系的张家口市商调函错过了限定的期限,锡盟劳动局拒绝放行。我和王炳仁先是找到军马局领导,然后又找到锡盟劳动局长和主管科长据理力争,软磨硬泡,经过45天的奔波和等待,终于获准调到了张家口市第一机床厂。

我和爱人张彩云1974年开始交朋友,她对大草原和军马场十分向往,早就表态要随我到草原工作和生活,由于红马场交地方而未能如愿。1978年我俩在张家口结婚,白马场战友马锡荣为我们主婚,前来贺喜的上百名宾客中有很多军马场的战友。看到众多热情豪爽、坦诚率真的战友,她对军马场进一步增加了好感和兴趣,很想找机会亲身体验一番。2005年战友聚会,我陪她一同回到锡盟和阿旗,她终于见到了心向往之的红格勒军马场,只可惜已面目全非,令人百感交集。

军马场五年工作和生活,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这五年的磨砺,使我在经历了下乡插队之后,得到进一步的锻炼成长,增强了吃苦耐劳,战胜困难的勇气和能力。退休后在沈阳一家企业打工时,由于条件艰苦,好多人只干了一两天就走了,厂里有的人也认为我这个老头儿也干不长,可我在那里一干就是六年。有人问我:“这么苦你都能干,为什么”?我说:“你们不了解,我是在大草原和军马场锻炼过的,什么苦没吃过?这点事儿根本不算什么”!

回顾几十年的过往,我走过好几个城市和单位,结识了很多同事和朋友,只有在军马场的印象最深,与战友们的情谊最浓,五年军马生涯是我一生最难忘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