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红场文集】— 我的初恋(五~结尾) — 作者:张宝文  

2016-11-19 08:3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 的 初 恋

张宝文

(五)拨开云雾见晴天

 因当时红格勒军马场不允许青工谈恋爱,影响正常的婚姻关系,部分原来在家乡已有恋人或已确立恋爱关系的辽沈地区来的青工中,有的也因此而受到了影响,甚至也有的中断关系而告吹。婚姻恋爱方面的不正常规定,影响了这部分青工的情绪也给了他们感情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为了发泄内心的不满,他们有的便在夜深人静之时潜入场领导居住的宿舍走廊,在领导宿舍门外敲门并大喊“……我的对象又吹了……”这无疑也给独身居住的领导带来了一定的烦恼及精神上的压力。当然,这种做法显然也是不对的。

过了一段时间,军马局一位姓李的领导来红马场检查工作,听说了干预青工谈恋爱的事后感到很震惊。他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并针对部分知青情绪低落,原本在内地的对象因为草原环境艰苦而告吹的实际,并且考虑到马场人员构成方面男多女少的实际情况,认为要想让青工立足边疆、安心马场,就必须为青工解决好个人问题。随即做出了明确的指示,干预青工谈恋爱的做法是错误的,应该提倡自由恋爱,支持马场青工之间搞对象。从此,红马场打开了允许青工自由恋爱的绿灯,因对象告吹而夜间干扰场领导休息的“恶作剧”也从此没有再发生过。 

青工谈恋爱的禁锢解除后,直到红格勒军马场移交地方,也确实成全了多对青年男女喜结良缘。但由于当时制定的男女比例政策,无法解决更多的青年恋爱成家的需求。就当时的政策和人员性别比例而言,要彻底解决青工的婚姻问题确实也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但能打开允许青工自由恋爱的大门,无疑是一次突破性的进步。 

我是出头的椽子先烂,让人枪打出头鸟了,可悲可叹!我衷心地祝愿那些在马场终成眷属的有情人携手白头,幸福永远!

自由恋爱的政策放开不久,我被调到了生产科和徐颂战友一起做气象工作,小妹也从三连调回了场部,我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相处了。

【红场文集】— 我的初恋(五、六) ——拨开云雾见晴天......    作者:张宝文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小妹调回场部后,被安排到了加工厂。每天磨米磨面、榨菜籽油,不论干什么活都需要不停地拿着大簸箕上料。小妹本身个头不高,干这个活很吃力,她又很要强,什么活都抢着干,生怕别人说她不行。久而久之繁重的体力劳动使她得了腰肌劳损。在当时的条件下,除了贴膏药和吃些中药外,也没有其它什么更好的办法。为此,缺乏医疗知识的我还和云医生吵过一架。看着我着急的样子,云医生一点儿也没生气,而是耐心和气地解释说:“这是慢性病,别着急,除了别太劳累,每天按摩按摩会减轻一些。”

我每天看着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心里很难受,又替不了她。没办法只能在生活上处处体贴照顾她。每天早上买一茶缸鲜牛奶加糖煮开,再买些小菜和油煎馒头,准备好后就去她宿舍叫她过来吃早饭。那时我在办公室住,待她上班后,8点我就开始做气象记录,中午12点,下午4点;一天三次,工作很轻松,所以白天基本没事,就帮着她洗洗衣服,晾干叠好再收起来。加工厂的活很脏,尽管带着帽子和口罩,额头和鼻孔两侧也都是灰尘。每天她中午下班回来,我就提前准备好洗脸水,再去食堂打饭;有时在办公室自己做一点小炒,芹菜、土豆丝或卷心菜;有时也炖点她最爱吃的牛肉。尽量让她吃好、休息好。为减轻她一天的疲劳,每天晚上我都会打来热水给她烫脚、按摩腰部,再贴上膏药,然后我就离开,让她早早休息,保证睡眠以恢复体力,以便做好第二天的工作。这个腰痛病整整折磨了她大半生……

(六)命运转折

1974年秋天,军马场移交地方的工作开始了,红格勒军马场是第一批移交地方的试点。

军马场要交地方了!一时间场里像炸开了锅,人心惶惶,每个人都在忙着自找门路,各奔前程。这时小妹也接到了来自沈阳的调令,我把她一直送回家。她的父亲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要把我调回沈阳。我信以为真,满怀希望地在沈阳等了一年,对场里的分配情况全然不知。但事情的发展并不顺利,调回沈阳成了泡影,最终以她家里不同意我们继续相处的结果而告终。 

1975年秋天,我带着一颗破碎和绝望的心回到了草原,到了锡林浩特我被分配的锡盟造纸厂工作。开始小妹的信还像雪片一样飞往造纸厂,同时也常去看望我的父母,多方联系我的调动事宜,但终究没有办成。她也因为家里的逼迫、朋友的劝说、加之环境的改变,寄来了一封绝交信。这对我来说简直如五雷轰顶。我心如死灰,郁闷到了极点。

为了寻开心,一天在和车间一位职工的小孩打羽毛球时,把球打到了车间大门的平台上,距地面有七八米高。我上去取球,一下不小心掉了下来摔坏了腰,被同志们送到了盟医院。在盟里工作的马场战友听到的却是我跳楼的传言,急急忙忙地跑来医院看我。在战友们的关怀和在盟医院外科工作的战友赵梅的悉心照顾下,我很快恢复了健康。

在那一段我最郁闷的时候,战友们陪我聊天、散步;心情好一点时他们又说我:“活该,都是你惯的!”确实,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把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上怕掉了,把她当小仙女一样地捧着、惯着。记得有一次在马场,她让我给洗一条裤子,我没有当时洗,她就不依不饶,抓起一瓶药片吃进嘴里,是我硬掐着她的脖子才吐出来……是的,我太爱她了,殊不知这也是自己酿的苦果。

有人问我恨她吗?我摇摇头,毕竟我们是发自内心、深深地彼此相爱着。她离开我也是家庭所迫,心情也不好受。她后来也来过几封信,说到自己的无奈和良心上的谴责,甚至还说“将来真的不会好死!”我相信她说的是真心话。我不恨她,只恨自己命苦无缘,恨老天爷和我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记得不知是哪位高人说过的一句话:“真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付出。”我和小妹今生不能做夫妻,但可以做朋友。我觉得有时放手也是一种爱,只要她幸福就好。在那几年相恋中,尽管有那么多的坎坷,但我俩曾经爱过、快乐过、幸福过就足够了! 

初恋永远是美好的、难忘的。今生只要真爱过就不枉来人世间走一回。我要说:小妹,你永远是我一生中的最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