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红场文集】—— 一张不能丢弃的立功奖状 (作者:张宝文)  

2016-11-17 21:2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不能丢弃的立功奖状

作者:张宝文

 

【红场文集】——   一张不能丢弃的立功奖状    (作者:张宝文)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今年(0一六年)三月十日,我那九十五岁的老父亲因病去世了。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我发现这张四十六年前,我在红格勒军马场新兵连时参加水利大会战中荣获三等功的奖状。这是父亲精心装裱珍藏了四十六年并让他感到骄傲和自豪的“珍宝”。这张象征着“荣誉”的奖状,也是他老人家的儿子刚刚参加工作不久送给父母的最好的礼物。

【红场文集】——   一张不能丢弃的立功奖状    (作者:张宝文)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这张三等功的奖状,是由街道办事处(当时叫城市人民公社,属于乡镇级城市基层政府的办事处)党委组织基层干部敲锣打鼓送到我家的(七十年代初,沈阳城里的市民,大部分都住在一排排的小平房里),自然引来了众多街坊四邻的前来观看,当我的父母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手中接过“立功喜报”时,父母都很激动和高兴,街坊四邻也都投来了羡慕的眼光,都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人家的好儿子给他们争来的荣耀。”喜报送到家后,我的父母在街坊四邻中更加受人尊重和赞赏,同时也感到了莫大的幸福。

看到父亲精心收藏的这张三等功奖状,也让我想起了四十六年前在红格勒军马场进行的那场水利大会战,紧张而热烈的会战场面又一幕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一九七0年八月,我当时正在辽北农村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个部队军马场来这里招工的消息传到了这里。招工单位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后字二0二部队军马局,我经过基层推荐和公社政审、筛选并通过招工小组审查获准,并被分配至红格勒军马场。这是辽宁省自一九六八年老三届知青上山下乡以来的第一次招工,被录用的知青无一不感到欢欣鼓舞。

一九七0年九月十一日,我们辽沈阳地区应招分配到红格勒军马场的八十一名男女青年,在沈阳站集中乘车,离开家乡踏上了去边疆、去草原的征程。在前行的列车上,同行的战友们都兴高采烈、谈笑风生,无一不沉浸在兴奋与喜悦之中。到达北京后我们换车继续北行,到达集宁车站后我们在此住了一宿,第二天乘坐集二线列车继续北行。经过多半天的行程,我们到达了此行的终点,苏尼特右旗境内的赛汉塔拉火车站。这里是连接锡林郭勒盟各旗县的交通枢纽,在这里也设有红格勒军马场的物资转运站,我们进入转运站,首先进入大家眼帘的是整齐停放在转运站院内的四辆吉尔130卡车。我们在转运站住了一夜后,第二天大家分乘四辆卡车,一路向东驶向红格勒军马场。我们经过了片片沙化比较严重又荒凉无际的大草原和戈壁滩,几十公里内见不到人烟,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一个有成片平房的地方,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一个旗的所在地,这就是锡盟的苏尼特左旗,简称东苏旗。我们在这里吃了午饭,稍作休息后又上车继续前行。在下午的行程中,更是显得荒凉,见不到一个小镇、一个小居民点,只是远远地看到了几个蒙古包和一些牛、羊在草原上吃草。偶而也有成群的黄羊和三五成群的兔子与狐狸。我们乘坐的四辆车风驰电掣般地在草原上奔跑,车辆后面卷起了滚滚沙尘,更显得这里自然环境的恶劣。眼前的一切,真是给我们这些不曾见过草原的小青年来了个下马威呀!

迎着晚霞的黄昏,前方有几栋房子和二十几个人的欢迎队伍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红格勒军马场。此时,夕阳西下,一片凄凉的荒原更加暗淡失色,凄惨的场面感到有些心凉。这里将是我们辽沈地区来的八十一名青年今后工作生活的地方吗?下车后,我们按班被分配到一个像大食堂一样的宿舍,宿舍中间是宽敞的空地,四面墙边是由木板搭设的通铺,在这个大房间里住着二班、三班、四班、五班共四个班四十多人。这可是个名副其实的集体宿舍啊!这个房间的门口处,放着一个用汽油桶改做的水桶,桶内装满了刚加入的生活用水,是供大家洗漱用的。晚上的照明,是由汽油机发电机组供电,并被告知,晚上10点熄灯。大家经过一天的奔波,都有些劳累,大都在熄灯前准备就寝了。躺在铺上,路上看到的一切,又在眼前重现,真有点心神不安的感觉。但已经来了,又能如何呢?唉,既来之则安之吧。

坐了一天颠簸的汽车,虽然有些累了,但思绪万千竟没有一点睏意,外面又是漆黑一片,初来乍到也不便随意乱走。迷迷糊糊地到了下半夜时,感觉有点口渴,我轻轻地下了铺,拿起茶缸,摸黑走到了门口的大水桶旁,舀了半茶缸凉水,咕嘟咕嘟喝了下去;没解渴,就又舀了半茶缸喝了下去。喝完水后,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起床又渴了,我再次拿起茶缸来到了水桶旁舀了一茶缸水,送到嘴边刚要喝,妈呀!我看到茶缸里面全是红色的,一跳一跳的都是小虫子,好像咱们现在喂热带鱼的鱼食,好恶心,真得想吐,又吐不出来,昨天夜里喝进嘴里的可能已经消化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马场数百职工、干部和家属都吃这样的水,他们是烧开了沉淀后再饮用,为了解决饮水问题,经有关技术人员实地考查、勘察,马场已列入计划的水利工程项目就要开工了。为了在严寒到来之前,马场党委决定搞一次水利工程大会战,尽快完成自来水水源净化与输水管道的安装及贯通,我们的到来,正好赶上了这次水利工程大会战的急需。我们的到来,既为红格勒军马场增添了新鲜血液,也是这次水利工程大会战生力军。一九七0年九月中旬,场党委下达了开展水利工程大会战的命令,一场声势浩大的水利工程大会战全线开始了。

我们辽沈知青八十余人,组成了新兵连,唱着那首旋律优美的《牧工最听毛主席的话》“我爱马场啊,我爱马,马场就是我的家,我的家……”浩浩荡荡地开进了水利工程大会战的施工现场。在约公里左右的自来水管道输送工地上,红旗招展,拖拉机轰鸣、运输车辆穿梭于工地之中,你挥锹、我抡镐,一派热火朝天、干劲十足的景象。那时的我们,都年轻气盛,又都是在农村经过锻炼、表现最优秀的知识青年,思想均非常进步,身体大都比较棒,干起活来都生龙活虎的,争先恐后拼了命的向前冲,都想好好的表现自我,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现出来。为了马场建设,为了军马事业,为了早日完成场党委提出的十一月全线贯通自来水管道的会战任务,实现场部生产生活用水自来水供应的目标而作出突出的贡献。

当年,我们新兵连有两个排,八个班,在连长郭生旺、指导员郭存祥的带领下,一直冲在任务最繁重,施工难度最大的第一线,那时我们有木工、瓦工、管工等多工种的具体指导与配合,各班都有具体工程量的分担任务,大多数人均安排在沟道土方开挖、回填的管线沟道处施工。这场水利工程大会战的核心就是要将距离场部公里处的“好不得泉”(水源地处,马场所战友叫它为“好不得泉”) 的泉水通过净化、过滤后通过地下输水管道引到场部。

七十年代我国尚处于比较落后的时期,根本就没有挖掘的机械设备,一切繁重的施工作业只有靠我们人工用锹、用镐一点一点的挖掘,我当年在徐振生班长领导的四班,我们班的主要任务是挖沟,管道沿线的土质很不一般,上面是沙子和土,下面是白色的胶泥。这种白胶泥既硬又黏,粘在锹上甩不出去,而硬的用普通铁锹挖不动;所以都换上了壕锹,新换的壕锹很好用,这种长方并半圆壁的锹我原来既没见过也没用过,用壕锹挖白胶泥,一甩就出去,这就提高了工作效率。那时我们承担的沟道有一米多宽,两米多深,每个人要按分配的任务量干,全班几十米。各班都在比拼,谁都不想落后,每个班都在争时间、抢进度。新兵连的战友们一个个都汗流浃背,一个比一个能干,大家都很累,但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每个人的心里都很充实,干得心甘、累得情愿。大会战中提出的口号就是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拼命干!一定要确保工程按时完成,把自来水引进红格勒!

七十年代,我们在农村吃的都是粗粮,而且也不一定都能吃饱,在马场,我们吃上了细粮,有时也能吃上手扒肉,还有非常廉价的黄羊肉(场部组织捕杀的,只收调料费,5分钱一碗),有一次,我一顿吃了四个四两一个的馒头还吃了两碗手扒肉,吃得好、吃得饱、睡得香,干起活来自然就有使不完的劲。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常中午不休息,吃完午饭就一个人赶回工地,四公里长的沟道里就是我一个人默默地干,我为把班里的进度赶上去,经常这么干。有一天中午,我还是一个人在工地挖沟,向上面甩土的时候,上面有人喊我上去,当时新兵连的战友之间还都不太熟,是谁叫的我记不清了。当他拉我上来后我看到一辆汽车停在路上,车上站满了人,我俩急忙跑过去,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俩都上了汽车,原来是那天下午更换了任务,施工地点也发生了改变,因为我不知道,才又到了原来的工地。可能是他们在车上发现有人在沟里干活,连长才下令停车派人前来喊我上来的。上车后,汽车驶向“好不得泉”水源地。到了那里,我看到有泉水从地上往上冒,地面上是一大片水洼,水很脏,有不少马、牛、羊及狐狸、狼和黄羊都曾光顾这里饮水留下的痕迹,周围到处都是这些兽类留下的粪便。我们平时吃的水都是从这里抽到罐车上,再拉回场部的,所有的干部、职工、家属饮用的都是这样的脏水。看到这里的情景,我深深地感到,场党委搞水利大会战的决策真是太正确了,不搞这次水利工程,将直接影响到全场每个人的身体健康。这次工程是红马场的百年大计。可谁也没想到,五年后马场黄了。

汽车到了水洼处停了下来,连长下令清理水源地的污物,我们跳下车,迅速脱掉鞋子,挽起裤腿,冲进冰凉的脏水洼处开始清理,大家有的用锹挖,有的用耙子搂,你往外推,我往外运,一大片臭水洼里的臭泥、杂草、兽类粪便就这样,经过大家一下午的奋战,全部被清理干净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清理干净,又一次体现出了人心齐、力无比,人多力量大的道理。经过此次清理,加之流动泉水清洗,肮脏的水洼变成了清澈见底的泉水沙洲,甘甜的泉水又恢复了它本来的由下而上的喷涌。旧貌换新颜的“好不得泉”水,忽高忽低的喷溅,好像纯洁的少女在向我们招手、向我们微笑。嗨!甘甜、纯净、清澈的“好不得泉”我们喜欢你,我们盼望你,欢迎你尽快的地来到红格勒军马场每个人的心田。经过了彻底的清理,这里已具备了水源地蓄水防护工程的施工条件,几天后,瓦工为主的土建施工人员便进入施工现场,开始砌筑蓄水池、滤水池及保护设施。管道工们在输水管道端口处铺设了水泥管道,我们在铺好的管道上面小心、谨慎地进行回填,生怕把管路砸坏。水源地蓄水、滤水及保护设施工程是整个水利大会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该项施工项目的提前完成对于整个水利工程的全部完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整个水利大会战自九月中旬开始至十一月中旬,经过了全场职工的共同努力和新兵连两个月的日夜奋战全线贯通了,水利工程大会战圆满结束。在场部开阀放水那天,全场上下欢声雀跃、喜笑颜开,大人小孩都争先品尝那甘甜如蜜又纯净的“好不得泉”水,喝着这纯净、甘甜的泉水,红格勒军马场几百人从此摆脱了“水中有虫游、虫在水中浮”的饮水困扰。

红格勒军马场饮用水得到彻底的解决,这是水利大会战的结果,也是参加会战的每一个人拼命苦干、无私奉献的结果。一九七0年十二月五日,场党委对在水利大会战中表现突出的人员进行了表彰,召开了庆功会。大会战中荣立个人三等功的共有十人,新兵连有三人,他们是一班长陆立明、夏来春和我。到军马场两个多月,在水利大会战中,在领导的关注下,在战友们的帮助下,通过自己的努力,我荣立了三等功,这是党组织和战友们给我的荣誉,也是对我的工作的认可。我感到无上的光荣。

【红场文集】——   一张不能丢弃的立功奖状    (作者:张宝文)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红场文集】——   一张不能丢弃的立功奖状    (作者:张宝文) - 锦州老牛 - 锦州老牛的博客

 

父亲保留的这张三等功奖状,是我参加工作迈出坚实一步的见证,它在我的父母的眼里,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是不可丢弃的珍宝。因为它承载的是一代军马人的骄傲,也记忆了一代军马人奉献青春的辉煌。红格勒军马场当年的水利工程大会战,整整过去了四十六年,一张三等功奖状把我带回了昨天,也带回了我常常思念的草原,梦中常常回到那个难忘的草原是红格勒。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