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老牛的博客

做自己想做的 玩自己想玩的

 
 
 

日志

 
 

【红场文集】——“价拨”二三事  

2016-01-19 08:5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格勒军马场“价拨”二三事
红马场    徐  颂
     1970年,来到红格勒军马场,很大程度上是被接兵人那番描述所诱惑,就是穿部队服装,虽没有领章、帽徽但高于内地工资,吃大米白面,每年的探亲假等等,什么严寒冬季很漫长啊,什么白毛风呀,什么秋季黄毛风呀,虽然也有所了解,但在它没出现在眼前时,均被美好淡化了。来到场里看到老职工都穿着部队过时的军装,真的很喜
欢,很期待自己哪天能有一套穿上身,照张像寄回家给亲人,同学看多有派!
        第一次价拨的是五十年代的土黄色的棉衣,班长让报号,于是经过多次试穿老职工的衣服,最后确定了报2号,基本都挺合身。套面的棉衣裤,面是土黄色,里子是白色的。里外三新,穿在身上,感觉挺美,人也感到精神许多,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梦寐以求的。内地没见过这种军装(只在宣传画记录片中见过,战士穿着很神气),如今虽被淘汰,但颜色质量没的说,最主要一个字,它姓“军”。这棉衣厚厚实实的暖和的很。打从记事起家里边棉衣棉花都是旧的,年年拆年年重絮,一块一块做时现往出拉绒,好与另一块接续在一起,还得密密的行上,往往是穿不了多长时间就脱节了,有的地方鼓包,有的地方两层布,尤其胳膊肘和膝盖处。还是部队的东西好哇,也应该好,战士们爬冰卧雪多苦呀。棉裤有点肥,我还算巧,立刻动手改一下,剪开一看,白花花的棉花,在家可从来没见过。上衣由于是白里子不耐脏,我便用一件衬衣衬在里面,四圈缝一遍,就用不着总洗了。这套2号棉衣,跟了我足足有四十多年。我穿过后,儿子打小学穿到上初中,棉军装,大头鞋,一穿好多年,给他准备的时髦衣服,他都不喜欢穿,说没有这套暖和,鞋也不冻脚,穿坏了一双五号的又接着穿2号的,并且和爸爸换着穿(爸爸下乡穿),儿子一直穿到初二脚大穿不了了。再后来被我仔细包好放在不常翻动的壁橱上边,中间几经淘汰衣物,这个大包始终没动过,直至2012年又一次搬新家,才将它送人,农村亲戚不嫌弃,说上山干活还是这棉衣大头鞋顶楞。记得当时我拎着衣服反复翻看,心中仍有许多感触难说难言。但至今我仍存有两样东西不肯割舍,那就是一皮一单。
        说到一皮就是毛皮大衣,这更是当年的稀罕物。当时领它时太有戏剧性了。那是在新兵连,几天前大汽车拉来的大衣入库了。战友们奔走相告,大伙又是一番期盼。一天下午,全连集合在食堂门前,以班为单位,前后不限,按次序领,领到哪件是哪件,只拿不换。原来的礼堂加食堂,由于我们近百人的涌入,没有太多宿舍,于是被隔出三分之二,两边是大通铺,北墙边是舞台,上面挂着银幕,变成宿舍加礼堂了。从窗户向里望去,通铺两边一件一件摆满了毛皮大衣。颜色两三种,最显眼的是当时很时髦的国防绿,量很少。最多是的土色的黄那种,五十年代的流行色。有的已发白了,估计新时也能很好看。还有一种介于绿与黄之间那种,数量居中。我们女八班在大队伍的靠前,目睹前面的战友抱着的披着的穿着的大衣走出门。平和、欣喜与不悦都写上了脸。记得六班张长春大哥穿着国防绿出来了,啊!新棱棱的。战友们推搡着看,长短——合适,皮毛——小卷的、白,布面——国防绿、新。大伙一通夸一通赞。他也乐得脸如花一般,嘴也闭不严。紧接着也是六班的战友(名字隐去)某某,出来了,是土黄色的。新旧——五六成,大小——有点短,大伙的情绪也降了点温。不好打击这个战友,连说:还行还行。只见他猛的提起了大衣的下摆,啊呀,没毛,咋回事?不是皮大衣吗?当他脱下大衣我们再看,毛皮只是前胸后背有,袖与下摆没有。大伙扯来扯去翻看着,突然发现后背正中画着一个黑色小王八,好像还有几个字。顿时议论声大了起来,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都说这衣服咋穿?没法穿。他的前主人搞的恶作剧。当时就应该淘汰,不应该参与价拨换钱。(半截皮毛的设计可能是当时为作战的骑兵所用吧)大家七嘴八舌支持他回去换,但是他憨笑着说:“完再说吧”以后好像没见他穿过。原本一件高兴事儿,咳!这时轮到我们八班了,一起进的屋,依次往前走,我心里还砰砰的跳起来,远远望一片黄乎乎的,心想国防绿是别指望了。轮到我竟然是一件人字呢的中间色,八成新吧,姐姐们齐声祝贺,连指导员也笑着说,好好。我抱着大衣冲出屋门,记得张宝文大哥当时就说徐颂手挺好使啊,我回答“嗯哪”,不是半截毛的呗,我回答“嗯哪”,挺满意呗,我回答“嗯哪”,又有别人问了几声,我一连回答五六个“嗯哪”。呀!这时我恍然大悟他们在逗我说原来常说后来扳着不说的口头语“嗯哪”呀。这件大衣让我着实高兴了好多天,就是它相伴我四年,冬天冷出去干活穿,不显笨拙,晚上压脚比被要暖和。漫漫寒冬它就这样陪着我。再后来回到家乡,结了婚后我老公穿它下乡,再不担心他冷冬数九在外面受冻,那可是让他单位同志羡慕的眼都红!它是我家的有功之臣所以我爱不释手的保存到如今。
        再说我那一单,一件老式女兵服。场里每年都有一次价拨,而且品种越来越多,有干部服、苏式女兵服等等,都是我的最爱。在此时已没有当初如获至宝的兴奋,但它的优质低价稀缺还是很期盼。在生产科采用分堆搭配的方式,我终于得到了干部棉服,女兵服,外加小马裤等。干部服神气庄重有派头,谁穿谁涨脾气(我老公穿着了许多年),苏式女上衣,我超喜欢,回老家也时常穿,那时身材好,每逢春秋内衬素色衬衣外穿这件双排扣带掐腰小翻领的女兵服,人显得英姿飒爽,回头率可高了。至今我仍封存着这件上衣,它虽衣料过时,样式偏老,但我仍视它为最美的服饰,也是军马场给予我的最美的回忆之一。
        事过四十多年,有些往事已成过眼云烟,回忆当年喜怒哀乐,苦苦乐乐都是甜。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